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发明艺术 >3C科技产品,你我都有的间谍配备,但间谍会怎幺用? >

3C科技产品,你我都有的间谍配备,但间谍会怎幺用?

时间:2020-05-23  阅读:445  点赞次数:282  

3C科技产品,你我都有的间谍配备,但间谍会怎幺用? 如今不只担任间谍的动机本质上已经转变,许多间谍配备也没有大家以为的那幺神祕: 笔记型电脑、数位相机用的快闪记忆卡和预付型行动电话……,你我都有当今的间谍工具。那幺,间谍是怎幺用它们的?

以下对话可能像是从伊恩.佛莱明(Ian Fleming)的小说里直接撷取出来的。「打扰一下,我们好像在1999年在马尔他(Malta)见过面吧?」「没错,我确实待过瓦莱塔(La Valletta),但是是在2000年。」不过这段话可不是小说的内容。实际上,这是2010年某两个人在罗马碰面时事先安排好的暗语,其中一个人是俄罗斯对外情报局(External Intelligence Service;SVR)的官员,另一个则是从1990年代中期就以假名「理查.墨菲」(Richard Murphy)在美国定居的俄国间谍。

当时这两个人就用这段交谈来辨识彼此的身分。根据报纸的报导,美国联邦调查局长期调查在美国活动的俄罗斯间谍网之后,把这段对话呈交法庭。这次的调查最后总共有十名间谍被驱逐出境、遣返俄罗斯,用来交换四名被控为美国与英国情报单位从事间谍工作的俄国人。另外一个住在塞浦路斯(Cyprus)的人逃脱了,据说他是俄国间谍同党的白手套。 

一个真实案例

这个案件会这幺引人入胜,是因为它披露了现代间谍使用什幺科技。持平地说,现在我们已经充分了解从前的现代间谍科技。最新出炉、肯定也是最奇怪的一件间谍器材,是一颗假石头。据俄国人指控,它是英国情报员在2006年遗留在莫斯科一条一般街道的,里头藏了一组无线电收发器,扮演电子「祕密情报站」(dead drop)的角色。俄罗斯声称,情报员会事先把情报下载到那个收发器里,然后(路过的)大使馆人员再用手持式电脑取回情报。不过,这件最新的俄罗斯间谍案,让我们清楚见识到了前所未见的今日间谍工具。

网际网路上的秘密讯息照片,但你看不懂

呈交给纽约法院的这份法律文件,详述了联邦调查局探员如何闯入(他们的用语是「偷偷潜入」)这些俄罗斯间谍住的屋子。在搜索纽泽西的一栋屋子时,他们找出了一些电脑光碟片,后来还发现这些光碟里有俄罗斯祕密情报单位开发的「隐写软体」(steganography software)。隐写术(steganography)是把祕密讯息隐藏在一幅照片里,隐藏得很细微难辨,用肉眼完全看不出。俄罗斯间谍把含有隐藏讯息的照片放到网站上,这幺一来在莫斯科的人就能够分析这些照片了。任何人都可以下载这些照片,但不知情的人对里头隐含的祕密讯息一无所知。纽约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的电脑科学教授史提夫.贝洛文(Steve Bellovin)表示,这是第一件「经确定」在网际网路上使用隐写术的案例。「把讯息隐藏在网际网路图片里,这种概念早就流传多年了,不过这是首次真正被证实。」

那是因为使用隐写术很难察觉出来。「就算是当局开始起疑、研究起你的网页,他们也只看得到你渡假的照片、你的小孩等等。除非他们确定知道要找什幺,不然是查不到的。」贝洛文说。不过这些间谍还是留下了一些足以被定罪的线索,让联邦调查局探员得以进行搜索。探员们在他们的纽泽西住所发现了一张写了「alt」、「control」、「e」这些指示的纸张,以及由27个字母组成的一串字符。这串字母打开了联邦调查局所拷贝下来、有密码保护、含有隐写术软体的光碟。这问题相当棘手。这份软体解开了隐藏在照片里,并打算交给莫斯科的对外情报局官员的一百多则讯息。

不过,这些俄国间谍所用的俄罗斯对外情报局自製隐写术软体、程式,和免费取得的那些软体能做到的程度一模一样。其中一名间谍,美豔迷人的安娜.查普曼(Anna Chapman),被联邦调查局探员查获利用一种更加常见的科技将资料传送俄罗斯政府官员:一台有Wi-Fi连线功能的笔记型电脑。法庭文件指出,在2010年一月到六月之间,有大概十个星期三都看见她和一名俄罗斯政府官员「仅有咫尺之遥」。有时查普曼会坐在曼哈顿的咖啡馆里,或是待在书店。那名官员有时候会乘厢型车经过,有时则会提着公事包在外头逗留闲晃。查普曼会藉由她所设定的双电脑Wi-Fi连线,把资料传送给那名俄国官员。理论上这样的网路连结应该会比利用网际网路还更安全,不过联邦调查局把查普曼拿来当试验对象。 

21世纪间谍最常用的3C产品

联邦调查局的证据说得明明白白,家用电脑、笔记型电脑、数位相机用的快闪记忆卡和预付型行动电话,是二十一世纪的间谍最可能选用的利器——这可跟詹姆士.庞德带在身边的武器大相逕庭。不过其优势是相当确定的。「一名间谍最不想碰到的事,就是被完全不知道、想也想像不到的某种科技逮到。」巴特.贝屈特(Bart Bechtel)表示。他担任中央情报局官员二十年,在土耳其、印尼等地工作过。「比如说,你被车子撞到,失去了意识,接着警察和医护人员来了。他们可能得通知什幺人之类的,所以要查看你的身分证件。结果他们发现了这个诡异的小玩意儿。这下子,他们变成拿完全不同的一套问题盘问你。」

在冷战时期,从事间谍活动的政府情报单位都有自己的实验室来製作特定用途的小装备。不过近年来商用科技变化的速度,已经让国家安全单位选择採取不同的行动方针。奥克拉荷马塔尔萨大学(University of Tulsa)电脑科学教授苏吉特.申诺(Sujeet Shenoi)说:「大概在十年前,中情局表示它的实验室没有办法跟上最新的科技,所以他们就不再做以前那些事(自行研发配备),并成立一家叫做『In-Q-Tel』的创投公司,资助那些研发(间谍)工具配备的公司。」「In-Q-Tel」公司的投资对象,有研发出可以从线上论坛和社群媒体撷取记录实事和网民意见的软体的「Attensity Group」公司,以及製作出视讯优化软体的「MotionDSP」公司等等。

(后面还有:原来 Google服务也能当间谍工具)

延伸阅读:

网路求生:12条爱情、家庭、工作、私生活的安全之道

Google服务也能当间谍工具

申诺也掌握到了情报员以及任何与组织犯罪有关的人所能获得的科技——这两者往往都用到同样的技术。他说:「跟我密切合作的对象,就很类似联邦调查局那样的单位。」不过,对于合作的对象有哪些单位,他就语带保留了。申诺表示,就算是最无害的科技,也可能帮助人作姦犯科。有个例子刚好可以用来说明,就是Google的免费电子信箱服务:Gmail。「我可以和你用一组密码共用一个帐号。我写好一则草稿——不是一则完整的电子邮件,只有草稿而已。你在之后连结进入同一个帐号读取草稿。这则讯息并没有发送出去。执法单位要侦查电子邮件的话,得连线把邮件传送出去才行。但是在这个例子中,讯息还保留在云端(cloud)。这些俄罗斯间谍很可能是不想利用云端技术来共享资讯。」

他说,对于任何参与改变情报工作的人来说,「Google Voice」服务也相当有用。这项服务可以用程式设定,让它只拨一个电话号码就能让好几支电话、或是某个特定地点的一支电话响起。「政府可能正在监听你的电话,但有可能并没有监听到另外某支电话;那支电话可能是某家店里,或是在火车站。」

申诺表示,就连从飞机上的杂誌买得到的小工具,都可能改装成间谍界里相当好用的工具。「有那种附上MP3播放器的太阳眼镜,你可以在戴着太阳眼镜的时候同时听音乐。」他说:「有些人把这上面的MP3播放器拆下,把它连接上提款机,这播放器会截取信用卡资料(播放器可以设定播放,也能设成录製)。按提款机时,会发出各按键的声调。他们把播放器安装到提款机收录这些声音。」

笔记型电脑、Gmail这类科技的大量出现,已经产生重大的后果了。「目前我没办法直接和你讨论跟间谍活动有关的事,不过我可以谈谈已经破解的组织犯罪与这类科技的用途。」

申诺说,表面上看来,联邦调查局提交给法庭指控这批俄国间谍的文件很开放,开放得可说不可思议,但可能还有很多我们从未听闻过的东西。「联邦调查局并没有把所有资料都交出去。他们很可能只拿出刚好能让那些间谍定罪的资料而已。我确定还有不少东西没有公开,我们看到的只是冰山的一角而已。」

网路大军计画:网罗科技产业的顶尖人才

申诺负责塔尔萨大学的「网路大军计画」(Cyber Corps Program),这个计画是政府倡议的一项新方案,目的是要招募资讯科技产业里最顶尖的人才,如此一来就能防止其他国家掌握到敏感性的资讯。塔尔萨大学的「网路大军计画」网站在告诉有意加入的学生「能够流利地说着他国的语言,绝对是你的法宝」之前,询问了他们:「要成为情报局里下一个马盖先(MacGyver)得具备一些条件,你认为自己具备了哪些?」从这个计画学成离开的学生中,有90%的人得到了中央情报局或国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的工作;其余的人则进了国土安全部(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或联邦调查局。

申诺表示,这些学生有个现实上的需求。「那些坏蛋已经在使用先进的科技产物,而政府单位机关却不见得有那些科技来对付他们。」

至于间谍科技的未来性,我们已经开始见识到那些转变了。在劳伯.华莱斯(Robert Wallace)和凯斯.米尔顿(H Keith Melton)所写的《间谍工艺》(Spycraft;2008年,Dutton出版)这本研究间谍科技演进的书里面,就有一张照片罗列了苏俄在1970和1980年代查获的二十件美国的间谍配备、工具。里头有一些相当奇特的装备,像是安装在钢笔里的隐藏式照相机,还有以特製纸张製作、用来写祕密留言的字纸本。「现在,那些装置的所有功能实际上用一支iPhone就可以办到。」米尔顿向《BBC Knowledge》杂誌表示:「一支修改过软体的行动电话就成了你的照相机、情报员短距通讯设备。这就是数位汇流(digital convergence)。」申诺也察觉出这种改变。「我会说,现在一般人所拥有的间谍配备以及情蒐的能力,要比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所有情治机关还更强,或许连1960、70年代的情报单位也比不上。」

不过,已退休的前中央情报局官员、目前主持「间谍巡航讲座」(SpyCruise,这组织会在邮轮上主办一些讨论间谍活动的讲座)的贝屈特,提出了一个值得注意的观点。「我个人认为,对科技过度依赖可能会有风险。俄罗斯间谍案就是一个再清楚不过的例子。」他说:「看来,他们似乎留下很多明显的重複模式。我认为莫斯科的对外情报局低估了整个情势;他们可能认为目前联邦调查局的工作焦点摆在反恐行动,所以他们可以更大肆活动且更容易脱身。人们会爱上科技产品,不过最好的谍报工具是经尝试且验证过的——除了知道哪些人对你来说极其重要,你还要能够保护他们活命才行。」

作者/安迪‧瑞吉威(Andy Ridgway)  译者/林东翰

3C科技产品,你我都有的间谍配备,但间谍会怎幺用?

本文同步刊载于2011年12月号

《BBC知识》国际中文版

相关文章